书画鉴定:收藏故事不可轻信

除了形制、款识这些明显的元素,书画中的很多细节都可以帮助藏家鉴别真伪。
  细节决定真伪
  在一些有建筑物的画中,建筑的形制也体现了书画创作的时代。比如城门,宋朝的城门一般是方形?#27169;?#32780;明代的城门是拱形的。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里城门就是方形的。再看房顶的“鸱尾”,一般宋朝建筑的鸱尾是朝内?#27169;?#21040;了清朝的时候,鸱尾是朝外的。?#20301;?#23447;的《瑞鹤图》里鸱尾都是朝内的。而清朝袁江的《梁园飞雪图?#32602;?#23627;顶上的鸱尾是朝外的。除了建筑以外,科举、服饰、民俗、时尚、政治、军事、重大历?#32933;录?#36991;讳等,这些相关因素都是在书画鉴定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因素。
  避讳也是非常重要?#27169;?#23588;其是在清朝。清朝康熙年间,因为康熙的名字?#34892;?#28904;,当时很多的画家、很多的书法?#19994;?#21517;字里面出现“玄”字的时候就必须要避开这个字。比如说,当时有一个画家叫王鉴,王玄照。后来到了康熙年间的时候,他?#36879;?#21517;叫王园照,如果在康熙年间他所作的画里面还写“玄”字的话,那这一幅画基本上可以判定是假的。因为当时的避讳非常严格,如果没有按照这个避讳来改字或者改一个笔画,最轻的处罚是?#35805;?#23448;、有牢狱之灾,最重的处罚可能会被诛灭九族、凌迟处死等,后果非常的?#29616;亍?#25152;以在康熙年间,很多画家?#23478;?#29305;别注意到,尽?#31185;?#21517;的时候不要有“玄”或者“烨”字。所以,在康熙年间的很多画家里面,如果你发现哪一个画家署款,或者题字和题诗里面出现一个“玄”字或者“烨”字,这个作品都极有可能是假的。
  书画鉴定中,尤其是鉴定某一个人的作品的时候,有很多前?#20439;?#32467;的经验,可以帮助初学者少走弯路。比如明代宫廷画家林良,他的署款的个?#21592;?#24456;多收藏家总结出来。“林”字是由两个“木”组成?#27169;?#20182;写这个字的时候左边的“木”要比右边的“木”粗、矮,而且“林”字和“良”字不连在一起,如果看到署款是两个“木”字是一样长短?#27169;?#25110;者“林”和“良”是连在一起?#27169;?#36825;个作品一定是存疑的。
  朱万章说,2009年曾在日本的一个美术馆里看到一个林良花卉轴卷。当时对方打开请他鉴定,他发现署款不对,认为这可能假的。对方问他为什么没有完全打开的时候就知道是假?#27169;?a href="http://comment.artron.net/column__expert/126.html" target="_blank">朱万章告诉了他林良署款的习惯。他说他不相信,后来他找了?#26412;?#25925;宫、台北故宫、美国各个地方所收藏的所有林良作品的印刷品,发现果然是这样。
  还有一次,有?#22235;?#20102;一件关山月的作品请朱万章鉴定,这幅山水画的气息画得非常好,“因为关山月的作品离我们的年代非常近,很难?#37038;?#20195;气息去判断,只能从笔墨、气韵?#36864;?#34920;现的技巧来看,从这些方面看这幅画基本上是无懈可击?#27169;?#20316;品画得非常好。”朱万章说,后来仔?#20184;?#20102;一下签名的笔?#24120;?#21457;现这幅画签名的笔顺跟关山月本人真迹的作品完全不一样。又再请其他的鉴定家来看,果然大家都得出一个结论,的?#32933;?#19968;件假的作品。
  著录不可尽信
  书画鉴定还有一些非主流因素。所谓的“非主流因素”,就是说在书画本身以外的东西,包括材料、印章、题跋、著录和故事。朱万章在其中特别讲到两点,就是对于著录和故事要特别小心。古代的著录一般是文?#31181;?#24405;,“现在见到最多的是《石渠宝笈》或者是吴荣光的《辛丑消?#21215;恰罚?#36825;样的著录一般是比较可信的。但是最怕的是什?#31895;寄?是当代人的著录。”前几年在拍卖行出现过这样的一个现象,当时某一个拍卖行卖一件?#24403;?#30707;的作品,?#24403;?#30707;的作品里面放了一本画册,这本画册是上世纪50年代出版?#27169;?#34920;示出这幅画是经过50年代的画册所著录过的。而?#33402;?#26412;画册是经?#24403;?#30707;本人亲?#21592;?#36753;?#27169;?#36825;?#36864;?#26126;这个画册本身是可信的。朱万章说,“既然这个画册是可信?#27169;?#37027;?#21592;?#23637;出的作品也是可信的。当时有一个收藏家毫不犹豫地把它买下来了。过了若干年以后他把这个作品拿到拍卖行卖。拍卖行就不愿意?#37038;?#36825;件作品,认为是假的。收藏家画册拿去,拍卖行的人看到画册后感到很惊讶。经过和图书馆的画册?#21592;齲?#25165;发现这个画册里面的某一页被掉包了。因为现在的印刷术非常的发达,造假者就把某一页抽出来,把那一幅假的画印刷,放到这个画册里面重新装订,让你看不出任何的破绽,你就相信了这个著录,结果你就上当受骗了。”
  近代还出现美术?#21448;?#36896;假,朱万章说,比如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术?#21448;?#37324;有李可染徐悲鸿的插页,一般像这种美术?#21448;?#37117;是可信?#27169;?#20294;是有时候造假者把插页割出来,重新插一幅假的画进去。这个情况要特别小心。
  至于收藏故事?#36879;?#19981;能轻易相信了,朱万章认为,在鉴定书画的时候,故事是属于非主流因素,是不值得相信的。只有在确定这些画是真实的前提下,这些故事可以增加这些画的文化附加值。如果这个画的前提是假?#27169;?#20854;他的故事都是不值得参考的。



(责?#20266;?#36753;:雷斌)

 

 
 
(注:本文转自雅昌艺术网)

 
   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?#24515;?#23481;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合肥文产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合肥文产网的价值判断。